当前时间:
春秋公羊传(上)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3-08 14:05:45    文字:【】【】【
中华儒学网—春秋公羊传《春秋公羊傳》
 
公羊傳·隱公
 
隱公(經一·一)元年
 
元年春,王正月。
 
(傳)元年者何?君之始年也。春者何?歲之始也。王者孰謂?謂文王也。曷為先言王而後言正月?王正月也。何言乎王正月?大一統也。公何以不言即位?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公將平國而反之桓。曷為反之桓?桓幼而貴,隱長而卑,其為尊卑也微,國人莫知。隱長又賢,諸大夫扳隱而立之。隱於是焉而辭立,則未知桓之將必得立也。且如桓立,則恐諸大夫之不能相幼君也,故凡隱之立為桓立也。隱長又賢,何以不宜立?立適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桓何以貴?母貴也。母貴則子何以貴?子以母貴,母以子貴。
 
(經一·二)三月,公及邾婁儀父盟于眛。
 
(傳)及者何?與也,會及暨皆與也。曷為或言會,或言及,或言暨?會猶最也;及猶汲汲也;暨猶暨暨也。及我欲之,暨不得已也。儀父者何?邾婁之君也。何以名?字也。曷為稱字?褒之也。曷為褒之?為其與公盟也。與公盟者眾矣,曷為獨褒乎此?因其可褒而褒之。此其為可褒奈何?漸進也。眛者何?地期也。
 
(經一·三)夏,五月,鄭伯克段于鄢。
 
(傳)克之者何?殺之也。殺之則曷為謂之克?大鄭伯之惡也。曷為大鄭伯之惡?母欲立之,己殺之,如勿與而已矣。段者何?鄭伯之弟也。何以不稱弟?當國也。其地何?當國也。齊人殺無知何以不地?在內也。在內雖當國不地也。不當國雖在外亦不地也。
 
(經一·四)秋,七月,天王使宰咺來歸惠公仲子之赗。
 
(傳)宰者何?官也。咺者何?名也。曷為以官氏?宰士也。惠公者何?隱之考也。仲子者何?桓之母也。何以不稱夫人?桓未君也。赗者何?喪事有赗。赗者蓋以馬,以乘馬束帛。車馬曰赗,貨財曰賻,衣被曰襚。桓未君則諸侯曷為來赗之?隱為桓立,故以桓母之喪告于諸侯。然則何言爾?成公意也。其言來何?不及事也。其言惠公仲子何?兼之,兼之非禮也。何以不言及仲子?仲子微也。
 
(經一·五)九月,及宋人盟于宿。
 
(傳)孰及之?內之微者也。
 
(經一·六)冬,十有二月,祭伯來。
 
(傳)祭伯者何?天子之大夫也。何以不稱使?奔也。奔則曷為不言奔?王者無外,言奔則有外之辭也。
 
(經一·七)公子益師卒。
 
(傳)何以不日?遠也。所見異辭,所聞異辭,所傳聞異辭。
 
隱公(經二·一)二年
 
春,公會戎于潛。(經二·二)夏,五月,莒人入向。
 
(傳)入者何?得而不居也。
 
(經二·三)無駭帥師入極。
 
(傳)無駭者何?展無駭也。何以不氏?貶。曷為貶?疾始滅也。始滅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則曷為始乎此?托始焉爾。曷為托始焉爾?《春秋》之始也。此滅也,其言入何?內大惡,諱也。
 
(經二·四)秋,八月庚辰,公及戎盟于唐。
 
(經二·五)九月,紀履緰來逆女。
 
(傳)紀履緰者何?紀大夫也。何以不稱使?婚禮不稱主人。然則曷稱?稱諸父兄師友。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幣,則其稱主人何?辭窮也。辭窮者何?無母也。然則紀有母乎?曰有。有則何以不稱母?母不通也。外逆女不書,此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不親迎也。始不親迎昉於此乎?前此矣。前此則曷為始乎?此托始焉爾。曷為托始焉爾?《春秋》之始也。女曷為或稱女,或稱婦,或稱夫人?女在其國稱女,在涂稱婦,入國稱夫人。
 
(經二·六)冬,十月,伯姬歸于紀。
 
(傳)伯姬者何?內女也。其言歸何?婦人謂嫁曰歸。
 
(經二·七)紀子伯、莒子盟于密。
 
(傳)紀子伯者何?無聞焉爾。
 
(經二·八)十有二月乙卯,夫人子氏薨。鄭人伐衛。
 
(傳)夫人子氏者何?隱公之母也。何以不書葬?成公意也。何成乎公之意?子將不終為君,故母亦不終為夫人也。
 隱公(經三·一)三年
 
春,王二月己巳,日有食之。
 
(傳)何以書?記異也。日食則曷為或日或不日?或言朔或不言朔?曰「某月某日朔,日有食之」者,食正朔也;其或日或不日,或失之前,或失之後。失之前者,朔在前也;失之後者,朔在後也。
 
(經三·二)三月庚戌,天王崩。
 
(傳)何以不書葬?天子記崩不記葬,必其時也。諸侯記卒記葬,有天子存,不得必其時也。曷為或言崩或言薨?天子曰崩,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祿。
 
(經三·三)夏,四月辛卯,尹氏卒。
 
(傳)尹氏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稱尹氏何?貶。曷為貶?譏世卿,世卿非禮也。外大夫不卒,此何以卒?天王崩,諸侯之主也。
 
(經三·四)秋,武氏子來求賻。
 
(傳)武氏子者何?天子之大夫也。其稱武氏子何?譏。何譏爾?父卒子未命也。何以不稱使?當喪未君也。武氏子來求賻,何以書?譏。何譏爾?喪事無求,求賻非禮也,蓋通于下。
 
(經三·五)八月庚辰,宋公和卒。
 
(經三·六)冬,十有二月,齊侯、鄭伯盟于石門。癸未,葬宋繆公。
 
(傳)葬者曷為或日或不日?不及時而日,渴葬也;不及時而不日,慢葬也。過時而日,隱之也;過時而不日,謂之不能葬也。當時而不日,正也。當時而日,危不得葬也。此當時何危爾?宣公謂繆公曰:「以吾愛與夷,則不若愛女;以為社稷宗廟主,則與夷不若女,盍終為君矣?」宣公死,繆公立,繆公逐其二子莊公馮與左師勃,曰:「爾為吾子,生毋相見,死毋相哭。」與夷復曰:「先君之所為不與臣國而納國乎君者,以君可以為社稷宗廟主也。今君逐君之二子而將致國乎與夷,此非先君之意也。且使子而可逐,則先君其逐臣矣。」繆公曰:「先君之不爾逐可知矣,吾立乎此攝也。」終致國乎與夷。莊公馮弒與夷。故君子大居正,宋之禍宣公為之也。
 隱公(經四·一)四年
 
春,王二月,莒人伐杞,取牟婁。
 
(傳)牟婁者何?杞之邑也。外取邑不書,此何以書?疾始取邑也。
 
(經四·二)戊申,衛州吁弒其君完。
 
(傳)曷為以國氏?當國也。
 
(經四·三)夏,公及宋公遇于清。
 
(傳)遇者何?不期也。一君出,一君要之也。
 
(經四·四)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秋,翬帥師會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
 
(傳)翚者何?公子翚也。何以不稱公子?貶。曷為貶?與弒公也。其與弒公奈何?公子翚諂乎隱公,謂隱公曰:「百姓安子,諸侯說子,盍終為君矣?」隱曰:「吾否,吾使修涂裘,吾將老焉。」公子翚恐若其言聞乎桓,於是謂桓曰:「吾為子口隱矣。隱曰:『吾不反也。』」桓曰:「然則奈何?」曰:「請作難,弒隱公。」於鐘巫之祭焉弒隱公也。
 
(經四·五)九月,衛人殺州吁于濮。
 
(傳)其稱人何?討賊之辭也。
 
(經四·六)冬,十有二月,衛人立晉。
 
(傳)晉者何?公子晉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其稱人何?眾立之之辭也。然則孰立之?石碏立之。石碏立之,則其稱人何?眾之所欲立也。眾雖欲立之,其立之非也。
下一篇:孔丛子
上一篇:春秋公羊传(中)
 
山东省曲阜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
版权所有:曲阜市情网管理中心 地址:山东省曲阜市春秋路1号 鲁ICP备15031170号
Copyright qfsq.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