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
作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 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发布    发布于:2015-04-20 09:28:12    文字:【】【】【

   
  (2002年3月31日试行)
  
  1 范围  
  本规范是推荐性试行规范。根据“积极稳妥、循序渐进、区别对待、分批整理”的工作方针,选取了普通话书面语中经常使用、公众的取舍倾向比较明显的338组(不含附录中的44组)异形词(包括词和固定短语),作为第一批进行整理,给出了每组异形词的推荐使用词形。   
  用于普通话书面语,包括语文教学、新闻出版、辞书编纂、信息处理等方面。
  
  2 规范性引用文件  
  一批异体字整理表(1955年1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发布)   
  汉语拼音方案(1958年2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批准)   
  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1985年12月27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和广播电视部发布)  
  简化字总表(1986年10月10日经国务院批准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重新发表)
  现代汉语常用字表(1988年1月26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教育委员会发布)   
  现代汉语通用字表(1988年3月25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出版署发布)   
  GB/T 16159-1996 汉语拼音正词法基本规则
  
  3 术语
  
  3.1 异形词(variant forms of the same word)   
  通话书面语中并存并用的同音(本规范中指声、韵、调完全相同)、同义(本规范中指理性意义、色彩意义和语法意义完全相同)而书写形式不同的词语。
  
  3.2 异体字(variant forms of a Chinese character)
  与规定的正体字同音、同义而写法不同的字。本规范中专指被《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淘汰的异体字。
  
  3.3 词形(word form/lexical form)   
  本规范中指词语的书写形式。
  
  3.4 语料(corpus)   
  本规范中指用于词频统计的普通话书面语中的语言资料。
  
  3.5 词频(word frequency)   
  在一定数量的语料中同一个词语出现的频度,一般用词语的出现次数或覆盖率来表示。本规范中指词语的出现次数。
  
  4 整理异形词的主要原则  
  现代汉语中异形词的出现有一个历史发展过程,涉及形、音、义等多个方面。整理异形词必须全面考虑、统筹兼顾。既立足于现实,又尊重历史;既充分注意语言的系统性,又承认发展演变中的特殊情况。
  
  4.1 通用性原则   
  根据科学的词频统计和社会调查,选取公众目前普遍使用的词形作为推荐词形。把通用性原则作为整理异形词的首要原则,这是由语言的约定俗成的社会属性所决定的。据多方考察,90%以上的常见异形词在使用中词频逐渐出现显著性差异,符合通用性原则的词形绝大多数与理据性等原则是一致的。即使少数词频高的词形与语源或理据不完全一致,但一旦约定俗成,也应尊重社会的选择。如“毕恭毕敬24——必恭必敬0”(数字表示词频,下同),从源头来看,“必恭必敬”出现较早,但此成语在流传过程中意义发生了变化,由“必定恭敬”演变为“十分恭敬”,理据也有了不同。从目前的使用频率看,“毕恭毕敬”通用性强,故以“毕恭毕敬”为推荐词形。

  4.2 理据性原则
  某些异形词目前较少使用,或词频无显著性差异,难以依据通用性原则确定取舍,则从词语发展的理据性角度推荐一种较为合理的词形,以便于理解词义和方便使用。如“规诫1——规戒2”,“戒”“诫”为同源字,在古代二者皆有“告诫”和“警戒”义,因此两词形皆合语源。但现代汉语中“诫”多表“告诫”义,“戒”多表“警戒”义,“规诫”是以言相劝,“诫”的语素义与词义更为吻合,故以“规诫”为推荐词形。

  4.3 系统性原则
  词汇内部有较强的系统性,在整理异形词时要考虑同语素系列词用字的一致性。如“侈靡0——侈糜0|靡费3——糜费3”,根据使用频率,难以确定取舍。但同系列的异形词“奢靡87——奢糜17”,前者占有明显的优势,故整个系列都确定以含“靡”的词形为推荐词形。
  以上三个原则只是异形词取舍的三个主要侧重点,具体到每组词还需要综合考虑决定取舍。
  另外,目前社会上还流行着一批含有非规范字(即国家早已废止的异体字或已简化的繁体字)的异形词,造成书面语使用中的混乱。这次选择了一些影响较大的列为附录,明确作为非规范词形予以废除。
  本表研制过程中,用《人民日报》1995——2000年全部作品作语料对异形词进行词频统计和分析,并逐条进行人工干预,尽可能排除电脑统计的误差,部分异形词还用《人民日报》1987——1995年语料以及1996——1997年的66种社会科学杂志和158种自然科学杂志的语料进行了抽样复查。同时参考了《现代汉语词典》《汉语大词典》《辞海》《新华词典》《现代汉语规范字典》等工具书和有关讨论异形词的文章。

  5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说明
  每组异形词破折号前为选取的推荐词形。表中需要说明的个别问题,以注释方式附在表后。
  本表所收的条目按首字的汉语拼音音序排列,同音的按笔画数由少到多排列。
  
  附录中列出的非规范词形置于圆括号内,已淘汰的异体字和已简化的繁体字在左上角用“*”号标明。

  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

  A
  按捺—按纳 àn  nà        按语—案语àn  yǔ   
  
  B
  百废俱兴—百废具兴 bǎi  fèi- jù  xīnɡ
  百叶窗—百页窗 bǎi  yè  chuānɡ
  斑白—班白、颁白 bān  bái
  斑驳—班驳 bān  bó
  孢子—胞子 bāo  zǐ
  保镖—保镳 bǎo  biāo
  保姆—保母、褓姆 bǎo  mǔ
  辈分—辈份 bèi  fèn
  本分—本份 běn  fèn
  笔画—笔划 bǐ  huà
  毕恭毕敬—必恭必敬 bì  ɡōnɡ-bì  jìnɡ
  编者按—编者案 biān  zhě’àn
  扁豆—扁豆、扁豆、藊豆 biǎn  dòu
  标志—标识 biāo  zhì
  鬓角—鬓脚 bìn  jiǎo
  秉承—禀承 bǐnɡ  chénɡ
  补丁—补靪、补钉 bǔ  dinɡ

  C
  参与—参预 cān  yù
  惨淡—惨澹 cǎn  dàn
  差池—差迟 chā  chí
  掺和—搀和 chān  huo ①
  掺假—搀假 chān  jiǎ
  掺杂—搀杂 chān  zá
  铲除—刬除 chǎn  chú
  徜徉—倘佯 chánɡ  yánɡ
  车厢—车箱 chē  xiānɡ
  彻底—澈底 chè  dǐ
  沉思—沈思chén  sī ②
  称心—趁心 chèn  xīn
  成分—成份 chénɡ  fèn
  澄澈—澄彻 chénɡ  chè
  侈靡—侈糜 chǐ  mí
  筹划—筹画 chóu  huà
  筹码—筹马 chóu  mǎ
  踌躇—踌蹰 chóu  chú
  出谋划策—出谋画策 chū móu-huà cè
  喘吁吁—喘嘘嘘 chuǎn xū xū
  瓷器—磁器 cí qì
  赐予—赐与 cì yǔ
  粗鲁—粗卤 cū lǔ

  D
  搭档—搭当、搭挡 dā dànɡ
  搭讪—搭赸、答讪 dā shàn
  答复—答覆 dá fù
  戴孝—带孝 dài xiào
  担心—耽心 dān xīn
  担忧—耽忧 dān yōu
  耽搁—担搁 dān ɡe
  淡泊—澹泊 dàn bó
  淡然—澹然 dàn rán
  倒霉—倒楣dǎo méi
  低回—低徊 dī huí ③
  凋敝—雕敝、雕弊 diāo bì ④
  凋零—雕零 diāo línɡ
  凋落—雕落 diāo luò
  凋谢—雕谢 diāo xiè
  跌宕—跌荡 diē dànɡ
  跌跤—跌交 diē jiāo
  喋血—蹀血 dié xuè
  叮咛—丁宁dīnɡ nínɡ
  订单—定单 dìnɡ dān ⑤
  订户—定户 dìnɡ hù
  订婚—定婚 dìnɡ hūn
  订货—定货 dìnɡ huò
  订阅—定阅 dìnɡ yuè
  斗拱—枓拱、枓栱 dǒu ɡǒnɡ
  逗留—逗遛 dòu liú
  逗趣儿—斗趣儿 dòu qùr
  独角戏—独脚戏 dú jiǎo xì
  端午—端五 duān wǔ

  E
  二黄—二簧 èr huánɡ
  二心—贰心 èr xīn

  F
  发酵—【醱-酦】酵 fā jiào
  发人深省—发人深醒 fā rén-shēn xǐnɡ
  繁衍—蕃衍 fán yǎn
  吩咐—分付 fēn fù
  分量—份量 fèn liànɡ
  分内—份内 fèn nèi
  分外—份外 fèn wài
  分子—份子 fèn zǐ ⑥
  愤愤—忿忿 fèn fèn
  丰富多彩—丰富多采 fēnɡfù-duō cǎi
  风瘫—疯瘫 fēnɡ tān
  疯癫—疯颠 fēnɡ diān
  锋芒—锋铓 fēnɡmánɡ
  服侍—伏侍、服事 fúshi
  服输—伏输 fús hū
  服罪—伏罪 fú zuì
  负隅顽抗—负嵎顽抗 fù yú-wán kànɡ
  附会—傅会 fù huì
  复信—覆信 fù xìn
  覆辙—复辙 fù zhé

  G
  干预—干与 ɡān yù
  告诫—告戒 ɡào jiè
  耿直—梗直、鲠直 ɡěnɡ zhí
  恭维—恭惟 ɡōnɡ wei
  勾画—勾划 ɡōu huà
  勾连—勾联 ɡōu lián
  孤苦伶仃—孤苦零丁 ɡū kǔ-línɡdīnɡ
  辜负—孤负 ɡū fù
  古董—骨董 ɡǔ dǒnɡ
  股份—股分 ɡǔ fèn
  骨瘦如柴—骨瘦如豺 ɡǔ shòu-rú chái
  关联—关连 ɡuān lián
  光彩—光采 ɡuānɡ cǎi
  归根结底—归根结柢 ɡuī ɡēn-jié dǐ
  规诫—规戒 ɡuī jiè
  鬼哭狼嚎—鬼哭狼嗥 ɡuǐ kū-lánɡ háo
  过分—过份 ɡuò fèn

  H
  蛤蟆—虾蟆 há mɑ
  含糊—含胡 hán hu
  含蓄—涵蓄 hán xù
  寒碜—寒伧 hán chen
  喝彩—喝采 hè cǎi
  喝倒彩—喝倒采 hè dào cǎi
  轰动—哄动 hōnɡ dònɡ
  弘扬 —宏扬 hónɡ yánɡ
  红彤彤—红通通 hónɡ tōnɡ tōnɡ
  宏论—弘论 hónɡ lùn
  宏图—弘图、鸿图 hónɡ tú
  宏愿—弘愿 hónɡ yuàn
  宏旨—弘旨 hónɡ zhǐ
  洪福—鸿福 hónɡ fú
  狐臭—胡臭 hú chòu
  蝴蝶—胡蝶hú dié
  糊涂—胡涂 hú tu
  琥珀—虎魄 hǔ pò
  花招—花着 huā zhāo
  划拳—豁拳、搳拳 huá quán
  恍惚—恍忽 huǎnɡ hū
  辉映—晖映 huī yìnɡ
  溃脓—【殨-㱮】脓 huì nónɡ
  浑水摸鱼—混水摸鱼 hún shuǐ-mō yú
  伙伴—火伴 huǒ bàn

  J
  机灵—机伶 jī linɡ
  激愤—激忿 jī fèn
  计划—计画 jì huà
  纪念—记念 jì niàn
  寄予—寄与 jì yǔ
  夹克—茄克 jiā kè
  嘉宾—佳宾 jiā bīn
  驾驭—驾御 jià yù
  架势—架式 jià shi
  嫁妆—嫁装 jià zhuɑnɡ
  简练—简炼 jiǎn liàn
  骄奢淫逸—骄奢淫佚 jiāo shē-yín yì
  角门—脚门 jiǎo mén
  狡猾—狡滑 jiǎo huá
  脚跟—脚根 jiǎo ɡēn
  叫花子—叫化子 jiào huā zi
  精彩—精采 jīnɡ cǎi
  纠合—鸠合 jiū hé
  纠集—鸠集 jiū jí
  就座—就坐 jiù zuò
  角色—脚色 jué sè

  K
  克期—刻期kè qī
  克日—刻日 kè rì
  刻画—刻划 kè huà
  阔佬—阔老kuò lǎo

  L
  褴褛—蓝缕 lán lǚ
  烂漫—烂缦、烂熳 làn màn
  狼藉—狼籍 lánɡ jí
  榔头—狼头、【鎯-(钅郎)】头 lánɡ tou
  累赘—累坠 léi zhui
  黧黑—黎黑 lí hēi
  连贯—联贯 lián ɡuàn
  连接—联接 lián jiē
  连绵—联绵 lián mián ⑦
  连缀—联缀 lián zhuì
  联结—连结 lián jié
  联袂—连袂 lián mèi
  联翩—连翩 lián piān
  踉跄—踉蹡 liànɡ qiànɡ
  嘹亮—嘹喨 liáo liànɡ
  缭乱—撩乱 liáo luàn
  伶仃—零丁 línɡ dīnɡ
  囹圄—囹圉 línɡ yǔ
  溜达—蹓跶 liū dɑ
  流连—留连 liú lián
  喽啰—喽罗、偻【儸-(亻罗)】 lóu luó
  鲁莽—卤莽 lǔ mǎnɡ
  录像—录象、录相 lù xiànɡ
  络腮胡子—落腮胡子 luò sāi-hú zi
  落寞—落漠、落莫 luò mò

  M
  麻痹—痳痹 má bì
  麻风—痳风 má fēnɡ
  麻疹—痳疹 má zhěn
  马蜂—蚂蜂 mǎ fēnɡ
  马虎—马糊 mǎ hu
  门槛—门坎 mén kǎn
  靡费—糜费 mí fèi
  绵连—绵联 mián lián
  腼腆—【靦覥-(面见)觍】 miǎn tiǎn
  模仿—摹仿 mó fǎnɡ
  模糊—模胡 mó hu
  模拟—摹拟 mó nǐ
  摹写—模写 mó xiě
  摩擦—磨擦 mó cā
  摩拳擦掌—磨拳擦掌 mó quán-cā zhǎnɡ
  磨难—魔难 mó nàn
  脉脉—眽眽 mò mò
  谋划—谋画 móu huà

  N
  那么—那末 nà me
  内讧—内哄 nèi hònɡ
  凝练—凝炼 nínɡ liàn
  牛仔裤—牛崽裤 niú zǎi kù
  纽扣—钮扣 niǔ kòu

  P
  扒手—掱手 pá shǒu
  盘根错节—蟠根错节 pán ɡēn-cuò jié
  盘踞—盘据、蟠踞、蟠据 pán jù
  盘曲—蟠曲 pán qū
  盘陀—盘陁 pán tuó
  磐石—盘石、蟠石 pán shí
  蹒跚—盘跚 pán shān
  彷徨—旁皇 pánɡ huánɡ
  披星戴月—披星戴月 pī xīnɡ-dài yuè
  疲沓—疲塌 pí tɑ
  漂泊—飘泊 piāo bó
  漂流—飘流 piāo liú
  飘零—漂零 piāo línɡ
  飘摇—飘飖 piāo yáo
  凭空—平空 pínɡ kōnɡ

  Q
  牵连—牵联 qiān lián
  憔悴—蕉萃 qiáo cuì
  清澈—清彻 qīnɡ chè
  情愫—情素 qínɡ sù
  拳拳—惓惓 quán quán
  劝诫—劝戒 quàn jiè

  R
  热乎乎—热呼呼 rè hū hū
  热乎—热呼 rè hu
  热衷—热中 rè zhōnɡ
  人才—人材 rén cái
  日食—日蚀 rì shí
  入座—入坐 rù zuò

  S
  色彩—色采 sè cǎi
  杀一儆百—杀一警百 shā yī-jǐnɡ bǎi
  鲨鱼—沙鱼 shā yú
  山楂—山查 shān zhā
  舢板—舢舨 shān bǎn
  艄公—梢公 shāo ɡōnɡ
  奢靡—奢糜 shē mí
  申雪—伸雪 shēn xuě
  神采—神彩 shén cǎi
  湿漉漉—湿渌渌 shī lū lū
  什锦—十锦 shí jǐn
  收服—收伏 shōu fú
  首座—首坐 shǒu zuò
  书简—书柬 shū jiǎn
  双簧—双【鐄-(钅黄)】 shuānɡ huánɡ
  思维—思惟 sī wéi
  死心塌地—死心踏地 sǐ xīn-tā dì

  T
  踏实—塌实 tā shi
  甜菜—菾菜 tián cài
  铤而走险—挺而走险 tǐnɡ’ér zǒu xiǎn
  透彻—透澈 tòu chè
  图像—图象 tú xiànɡ
  推诿—推委 tuī wěi

  W
  玩意儿—玩艺儿 wányìr
  魍魉—蝄\【蜽-(虫两)】 wǎnɡ liǎnɡ
  诿过—委过 wěi ɡuò
  乌七八糟—污七八糟wū qī bā zāo
  无动于衷—无动于中 wú dònɡ yú zhōnɡ
  毋宁—无宁wú nìnɡ
  毋庸—无庸 wú yōnɡ
  五彩缤纷—五采缤纷 wǔ cǎi-bīn fēn
  五劳七伤—五痨七伤 wǔ láo-qī shānɡ

  X
  息肉—瘜肉 xī ròu
  稀罕—希罕 xī hɑn
  稀奇—希奇 xī qí
  稀少—希少 xī shǎo
  稀世—希世 xī shì
  稀有—希有 xī yǒu
  翕动—噏动 xī dònɡ
  洗练—洗炼 xǐ liàn
  贤惠—贤慧 xián huì
  香醇—香纯 xiānɡ chún
  香菇—香菰 xiānɡ ɡū
  相貌—像貌 xiànɡ mào
  潇洒—萧洒 xiāo sǎ
  小题大做—小题大作 xiǎo tí-dà zuò
  卸载—卸傤 xiè zài
  信口开河—信口开合 xìn kǒu-kāi hé
  惺忪—惺松 xīnɡ sōnɡ
  秀外慧中—秀外惠中 xiù wài-huì zhōnɡ
  序文—叙文 xù wén
  序言—叙言 xù yán
  训诫—训戒 xùn jiè

  Y
  压服—压伏 yā fú
  押韵—压韵 yā yùn
  鸦片—雅片 yā piàn
  扬琴—洋琴 yánɡ qín
  要么—要末 yào me
  夜宵—夜消 yè xiāo
  一锤定音—一槌定音 yī chuí-dìnɡ yīn
  一股脑儿—一古脑儿 yī ɡǔ nǎor
  衣襟—衣衿 yī jīn
  衣着—衣著 yī zhuó
  义无反顾—义无返顾 yì wú fǎn ɡù
  淫雨—霪雨 yín yǔ
  盈余—赢余 yínɡ yú
  影像—影象 yǐnɡ xiànɡ
  余晖—余辉yú huī
  渔具—鱼具 yú jù
  渔网—鱼网 yú wǎnɡ
  与会—预会 yù huì
  与闻—预闻 yùwén
  驭手—御手 yù shǒu
  预备—豫备 yù bèi ⑧
  原来—元来 yuán lái
  原煤—元煤 yuán méi
  原原本本—源源本本、元元本本 yuán yuán-běn běn
  缘故—原故 yuán ɡù
  缘由—原由 yuán yóu
  月食—月蚀 yuè shí
  月牙—月芽 yuè yá
  芸豆—云豆 yún dòu

  Z
  杂沓—杂遝 zá tà
  再接再厉—再接再砺 zài jiē-zài lì
  崭新—斩新 zhǎn xīn
  辗转—展转 zhǎn zhuǎn
  战栗—颤栗 zhàn lì ⑨
  账本—帐本 zhànɡ běn ⑩
  折中—折衷 zhé zhōnɡ
  这么—这末 zhè me
  正经八百—正经八摆 zhènɡ jīnɡ-bā bǎi
  芝麻—脂麻 zhī mɑ
  肢解—支解、枝解 zhī jiě
  直截了当—直捷了当、直接了当 zhí jié-liǎo dànɡ
  指手画脚—指手划脚 zhǐ shǒu-huà jiǎo
  周济—赒济 zhōu jì
  转悠—转游 zhuàn you
  装潢—装璜 zhuānɡ huánɡ
  孜孜—孳孳 zī zī
  姿势—姿式 zī shì
  仔细—子细zǐ xì
  自个儿—自各儿 zì ɡěr
  佐证—左证zuǒ zhènɡ

  【注释】
  ①“掺”“搀”实行分工:“掺”表混合义,“搀”表搀扶义。
  ②“沉”本为“沈”的俗体,后来“沉”字成了通用字,与“沈”并存并用,并形成了许多异形词,如“沉没—沈没|沉思—沈思|深沉—深沈”等。现在“沈”只读shěn,用于姓氏。地名沈阳的“沈”是“【渖】”的简化字。表示“沉没”及其引申义,现在一般写作“沉”,读chén。
  ③《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审定“徊”统读huái。“低回”一词只读dī huí,不读dī huái。
  ④“凋”“雕”古代通用,1955年《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曾将“凋”作为“雕”的异体字予以淘汰。1988年《现代汉语通用字表》确认“凋”为规范字,表示“凋谢”及其引申义。
  ⑤“订”“定”二字中古时本不同音,演变为同音字后,才在“预先、约定”的义项上通用,形成了一批异形词。不过近几十年二字在此共同义项上又发生了细微的分化:“订”多指事先经过双方商讨的,只是约定,并非确定不变的;“定”侧重在确定,不轻易变动。故有些异形词现已分化为近义词,但本表所列的“订单—定单”等仍为全等异形词,应依据通用性原则予以规范。
  ⑥此词是指属于一定阶级、阶层、集团或具有某种特征的人,如“地主~|知识~|先进~”。与分母相对的“分子”、由原子构成的“分子”(读fēn zǐ)、凑份子送礼的“份子”(读fèn zi),音、义均不同,不可混淆。
  ⑦“联绵字”、“联绵词”中的“联”不能改写为“连”。
  ⑧“预”“豫”二字,古代在“预先、约定”的意义上通用,故形成了“预备—豫备|预防—豫防|预感—豫感|预期—豫期”等20多组异形词。现在此义项已完全由“预”承担。但考虑到鲁迅等名家习惯用“豫”,他们的作品影响深远,故列出一组特作说明。
  ⑨“颤”有两读,读zhàn时,表示人发抖,与“战”相通;读
  chàn时,主要表物体轻微振动,也可表示人发抖,如“颤动”既可用于物,也可用于人。什么时候读zhàn,什么时候读chàn,很难从意义上把握,统一写作“颤”必然会给读音带来一定困难,故宜根据目前大多数人的习惯读音来规范词形,以利于稳定读音,避免混读。如“颤动、颤抖、颤巍巍、颤音、颤悠、发颤”多读chàn,写作“颤”;“战栗、打冷战、打战、胆战心惊、冷战、寒战”等词习惯多读zhàn,写作“战”。
  ⑩“账”是“帐”的分化字。古人常把账目记于布帛上悬挂起来以利保存,故称日用的账目为“帐”。后来为了与帷帐分开,另造形声字“账”,表示与钱财有关。“账”“帐”并存并用后,形成了几十组异形词。《简化字总表》、《现代汉语通用字表》中“账”“帐”均收,可见主张分化。二字分工如下:“账”用于货币和货物出入的记载、债务等,如“账本、报账、借账、还账”等;“帐”专表用布、纱、绸子等制成的遮蔽物,如“蚊帐、帐篷、青纱帐(比喻用法)”等。

  附录含有非规范字的异形词

  抵触(*牴触) dǐ chù
  抵牾(*牴牾) dǐ wǔ
  喋血(*啑血) dié xuè
  仿佛(彷*佛、*髣*髴) fǎnɡ fú
  飞扬(飞*飏) fēi yánɡ
  氛围(*雰围) fēn wéi
  构陷(*搆陷) ɡòu xiàn
  浩渺(浩*淼) hào miǎo
  红果儿(红*菓儿) hónɡ ɡuǒr
  胡同(*衚*衕) hú tònɡ
  糊口(*【餬-(饣胡)】口) hú kǒu
  蒺藜(蒺*蔾) jí lí
  家伙(*家伙) jiā huo
  家具(*家具) jiā jù
  家什(*家什) jiā shi
  侥幸(*儌*幸、徼*幸) jiǎo xìnɡ
  局促(*局促、*跼促) jú cù
  撅嘴(*噘嘴) juē zuǐ
  克期(*克期) kè qī
  空蒙(空*蒙) kōnɡ ménɡ
  昆仑(*昆*仑) kūn lún
  劳动(劳*働) láo dònɡ
  绿豆(*菉豆) lǜ dòu
  马扎(马*札) mǎ zhá
  蒙眬(*蒙眬) ménɡ lónɡ
  蒙蒙(*蒙*蒙) ménɡ ménɡ
  弥漫(*弥漫) mí màn
  弥蒙(*弥*蒙) mí ménɡ
  迷蒙(迷*蒙) mí ménɡ
  渺茫(*淼茫) miǎo mánɡ
  飘扬(飘*飏) piāo yánɡ
  憔悴(*【顦】*【顇】) qiáo cuì
  轻扬(轻*飏) qīnɡ yánɡ
  水果(水*菓) shuǐ ɡuǒ
  趟地(*蹚地) tānɡ dì
  趟浑水(*蹚浑水) tānɡ hún shuǐ
  趟水(*蹚水) tānɡ shuǐ
  纨绔(纨*袴) wán kù
  丫杈(*桠杈) yā chà
  丫枝(*桠枝) yā zhī
  殷勤(*慇*懃) yīn qín
  札记(*札记) zhá jì
  枝丫(枝*桠) zhī yā
  跖骨(*蹠骨) zhí ɡǔ_

  编辑本段部分专家学者答疑

  介绍
  “一锤定音——一槌定音”,每组异形词破折号前为推荐词形,破折号后的词建议不再使用
  “参与”而不再“参预”、“干预”而不再“干与”,辞书编纂、新闻出版领域应该率先垂范。
  无论“仔细”还是不“子细”,专家建议不要将这些正在规范中的异形词写进高考试题里。
  很长时间以来,像“订婚”还是“定婚”、“月食”还是“月蚀”,这些同音同义写法不同而又并存并用的异形词,时常困扰着我们的语言生活,使新闻出版和文字处理产生诸多不便,让编辑、校检人员伤透脑筋,有时甚至会引发一些不必要的笔墨官司。现在,随着教育部和国家语委《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见今日第七版)的公布,这些五花八门的异形词有了规范,人们咬文嚼字也有了根据。
  规范意味着标准化和删繁就简,同时也意味着一定的约束,何况这一规范是要引导人们改变书写中的一些原有的习惯。连日来,社会各界对规范异形词反响强烈、议论风生。在讨论中,人们对整理表也产生了一些疑惑。有的人认为异形词从此可以通用,更多的人认为有些异形词破折号后面的词形在现实生活中根本不用了,何必再去规范。为更好地理解和推行异形词整理表,消除人们的疑虑,记者近日采访了几位异形词整理方面的专家、学者和教育部的有关领导,请他们就以下9个问题为广大读者解惑释疑:

  一问
  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国家对文字、语音有过很多规范标准,如《简化字总表》、《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和《汉语拼音方案》。惟独在词汇方面,还没有公布过一项规范标准,据说此次发布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是规范词汇的第一个标准。为什么要花大力气整理异形词?
  李宇明(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司长):信息时代是标准化的时代,促进语言文字规范化、标准化,是新时期语言文字工作的中心任务。近年来,社会各界特别是文化教育界、新闻出版界和信息处理学界,对词汇中异形词的混乱反响强烈,希望国家能有一个规范。
  李行健(异形词整理表课题组负责人):异形词就是普通话书面语中同音同义、书写形式不同而又并存并用的词语。茴香豆的“茴”字,孔乙己能给出4种写法,这在当时也许算是学问,但如今谁再用这4个“茴香豆”来炫耀学问,那就未免过于迂腐,甚至给语言文字造成混乱。如果涉及关乎命运的法律条文或关乎前途的升学考试,异形词的干扰就显得尤为突出,因此现在到了非规范不可的地步了。
  高更生(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异形词整理表课题组顾问):异形词跟异体字一样,是汉语书面语的累赘。由于过去没有整理异形词,当出现“笔画”还是“笔划”这类问题时,就会使人举棋不定,这不利于维护民族的文化形象,不利于净化国家的语言环境。

  二问
  许多读者说,规范异形词的确很有必要,但教育部和国家语委手太软,为什么将整理表作为“推荐性试行规范”?
  李行健:用推荐性标准,是因为语言中语音、文字、词汇的规范性质是不完全一样的。和语音、文字比较,词汇变化很快,加之汉字往往一音多形,一形多义,使词汇的使用相当复杂,很难像文字、语音那样制定刚性规范,一下子规定用哪个,不用哪个。
  对异形词的规范,以往的辞书编纂者们也作过努力。比如《现代汉语词典》对异形词正条释义,后注“也作××”,副条不释义,后注“同××”,意在倡导读者使用正条。而此次公布的《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明确指出破折号前面的词是推荐词形,规范力度显然大大增强,虽然是推荐性试行规范,但其权威性不容置疑。
  李宇明:这个整理表反映了词语规范的柔性原则,而柔性规范是符合语言文字发展规律的,有利于促进语言文字的良性发展。推荐、引导、试行,是一次全新的尝试,是规范理念的突破,符合与时俱进的精神。

  三问
  异形词是怎么认定的,是从何时开始整理的,是如何整理出来的?
  李行健:异形词不是课题组主观认定的,它已经存在于工具书中,我们只是把它优选出来。因为工具书是根据语言事实做出的总结,它代表社会群体使用语言的习惯,以工具书选定的异形词为标准,有普遍性和科学性。我们参照最多的工具书有《现代汉语词典》、《汉语大词典》、《辞海》、《新华词典》等。
  高更生:中国现有的辞书,集中了几代人的智慧,因此异形词的整理也经过了几代人的积累。从20世纪60年代,就有人提出应当整理异形词,几十年来学术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进行讨论,推动了异形词整理工作的开展。
  李行健:已故的山东大学殷焕先教授就是在20世纪60年代初提出要规范书面语中的异形词的。着手整理异形词是在1992年,当时为编纂《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开始收集异形词,国家语委正式立项是在1999年。
  整理异形词首先要遵照通用性原则。通用性怎么确定呢?就是用计算机做词频统计。词频统计选什么作为语料呢?专家和有关方面都认为,《人民日报》最能代表当代汉语的书面语言风格。因此,我们选1995年至2000年的《人民日报》作为统计语料,6年共计1.5亿字。选择词频高的词作为推荐词形,差异起码在一倍以上。例如“毕恭毕敬”,从来源和道理上都应该是“必恭必敬”,但是现在人们都写成“毕业”的“毕”,只好尊重公众的习惯。如果两个词的词频统计差不多,在选择上要用理据性的原则,就是从学术上考虑问题。如果上述两个原则都不能解决问题,要考虑第三个原则———系统性。就是说,同一个语素,在不同的词中应该是一种写法。每一个推荐词形的选择,都是根据这三项原则。
  李宇明:这项工作集中了文字学家、语言学家、词典学家、计算机专家、新闻出版专家等多方的智慧,共收集了1500多组异形词,从中又筛选出比较成熟的400多组,通过3次全国专家讨论会和鉴定会,形成了第一批异形词整理表草案,向全国征求意见,还在《语文建设》上发布了关于每一个词的说明。后又通过教育部发函,向各地语委部门、高校、科研院所征求意见,进一步修改。总之,最后整理产生的338组异形词,经过了广泛的征求意见和严格的审定,包括学术程序和行政程序。
  王铁琨(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副司长):我想特别强调一下整理的范围。它只限于现代汉语,并且严格控制在完全同音同义的范围内。早在1955年我国就公布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这个表在汉字规范化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但当时因为没有严格控制在完全同音同义的范围内,所以出现了有交叉意义和包孕概念的字,如被当作异体字淘汰的媮字,这个字有两个读音,可读tōu,也可读yú,当它读前者时,表示“窃取”等义,和“偷”是异体关系,当读后者时,表示“愉悦”的意思。当时有个女同志叫范小媮,异体字整理后,媮字被淘汰,她的名字就变成“范小偷”了,这就闹出了笑话。
  所以,这次规范异形词,我们非常慎重,强调完全同音同义。我们也强调异形词整理表要标注拼音,如“分子”和“份子”,“分”只有在读fèn时,才同“份子”是一组异形词。

  四问
  有人说异形词整理表增加了书面语的混乱。因为破折号后面的词没有明令废除,有些人误以为整理表是在默认可以将“仔细”写作“子细”,也出现“把‘牛仔裤’写成‘牛崽裤’,今后不再算错”的推理。如果今后真的有人继续沿用破折号后面的词形,到底算对还是算错?
  苏培成(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国语文现代化学会会长):说整理异形词增加了书面语的混乱,这种认识与实际情况不符。在异形词整理表发布施行以前,书面语的确存在着混乱现象;有了统一的规范写法,只会在使用上更加方便。以前写“牛仔裤”、“牛崽裤”都不算错,在整理表发布施行后,“牛崽裤”是建议淘汰的形式,再使用就是无视语言的规范性和群众性。
  李行健:我们推荐破折号前面的词,是说后面的词不规范,多数不是对错问题,只有个别词是对错问题。可以说,表中前面的338组异形词是取舍问题,“附录”中的44组词是对错问题,是明确要予以废除的。
  李宇明:破折号后面的词之所以不立即废除,是基于三点考虑:第一,我们还要读前人的书,而且每一个异形词的背后,都有一个语言故事和文化故事,语言文字规范不能割断文化,割断历史;第二,有些海外华人还在沿用这些词形,如果一下子废除,加大了和海外文化的隔阂;第三,立即废除会给人增加心理负担,语言文字的规范应该是个渐进的过程。但是我们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强调使用推荐词形。
 
  五问
  有些异形词破折号后面的词形在现实语言生活中早已不用了。有人说,把这些很少再用的异形词拿出来规范,好像一个早已判了死刑的犯人,现在又重新判一次无期。整理这些异形词的意义何在?
  李行健:的确,在我们的语言生活中,破折号后面的一些词早就不用了,所以有的看上去像错别字。可是,权威的辞书中还存在这些词,所以有整理的必要。因为这是第一次,不把这些异形词整理出来,以后人们在查辞书时,还会提出质疑。有了这个整理表,今后辞书改版,就会考虑修订这些异形词了。
 
  六问
  有人说,整理异形词使一些老知识分子都不会写字了。是这样吗?
  苏培成:异形词的几种不同写法本来是客观存在的,老知识分子也都是熟悉的,整理不过是从已有的几种写法中选取流传最广、使用频率最高的词加以推荐。某些人的书写习惯与推荐形式可能不完全一致,遇到这种情况要改变一下习惯。不过这种情形并不多,改动也并不困难。不规范写法如果只是写给自己看,怎么写都可以,如果要公开发表,就只好请责任编辑帮帮忙,这样有几次也就记住了。知识分子是异形词整理的受益者,他们是十分拥护语文规范化的。

  七问
  异形词整理表发布后,是否意味着可能作为考试的内容?另外,在语文教学中,对待名家名篇中的异形词,应引导学生持怎样的态度?
  李宇明:我们主张在语文教学中逐步贯彻异形词规范标准,但不要用这些异形词作为“题眼”来进行考试。我们特别反对让这些异形词出现在高考等重要考试的题目中。
  高更生:异形词不仅在一般的报刊书籍中存在,在一些名篇中也同样存在。例如,鲁迅在《故乡》中用“模糊”,在《社戏》中又用“模胡”;老舍在《小麻雀》中用“糊涂”,在《茶馆》中又用“胡涂”;曹禺的《雷雨》中既用“混账”,又用“混帐”。到底哪个词是规范的,要让学生心中有数。
  王铁琨:名家名篇中的异形词用就用了,教科书上最好还保留它原来的词形,当时的时代,是语言文字大动荡的时代,我们不能用现在的规范去苛求古人。

  八问
  异形词整理表的公布,是为出版界增加负担吗?
  李行健:事实上不会给出版界增加负担,更谈不到把以前的书马上重印一遍。语言文字在不断变化,这个时代的工具书,就在这个时代用,整理表试行后,下一次修订工具书时将这些异形词调整一下,更明确就是了,反正工具书每再版一次,都要随着语言的发展进行修订,异形词整理表正好为它们的修订提供方便。

  九问
  哪些领域最应该率先用好这个整理表?
  李行健:语文教学、新闻出版、辞书编纂、信息处理等领域最应该自觉加强规范意识,率先用好这个整理表。语言是约定俗成的东西,但总要有人率先垂范。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规范意识是一个人应有的美德。当不规范的异形词逐渐被社会淘汰的时候,制定一个更明确的、强制性的异形词使用标准也许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而这也正是语言文字规范化追求的目标。
  

  

下一篇:曲阜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曲阜市志>(1991~2015)续修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
上一篇:第二批异形词整理表
 
山东省曲阜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
版权所有:曲阜市情网管理中心 地址:山东省曲阜市春秋路1号 鲁ICP备15031170号
Copyright qfsq.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