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母亲的歌
作者:吴德胜    发布于:2015-11-18 15:36:51    文字:【】【】【

“我家有个胖娃娃,正在两生日,伶俐会说话,不吃饭,不喝茶,见天吃妈妈。我那好宝贝啊,常让娘牵挂,每遇小病灾,可就吓死妈,求神仙,拜拜啊,病愈笑哈哈。”这是我儿时在母亲温馨的怀抱里,母亲常唱给我听的歌,虽已过去八十年了,母亲瞅着、吻着我的小脸,微笑着,那音韵和谐、暖人心弦的天簌之曲,一回想起来,满满的幸福感便油然而生……。

敬爱的母亲,您离开我们至今已四十周年了。您的音容笑貌,您的受苦受难的身影,在我心目中将永远地活着。

您生长在黑暗的旧社会,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中,进了吴家的门,没有过一天安稳素静日子,天灾人祸按踪而至,过度的劳累惊吓,拖垮了您的身体。

我常常在回家的路上,骑着自行车想起了您,眼泪不禁夺眶而出,下车停在公路旁,暗自哭泣……。

也常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您,从床上爬起来,眼含热泪,摸笔拿纸,想给您老人家写信,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此情此景,一次次地重演……。

(一)

据奶奶姥姥讲,您以上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先后病殇,您排行第四,当时您娘哭干了眼泪,哭伤了眼睛,把您视为掌上明珠,有点小伤小病,简直吓破了胆,哭泣着抱着您各处求医拜佛,每有好转,才吃下饭,高兴的不得了。

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在那兵荒马乱、天旱地裂的荒春,我们的外祖父,病饿死在床上,舅父在去林前村逃饭的路上,晕倒饿死在大路旁,这接二连三的给予您的重大打击,几次晕倒在地,哭泣哀叹,手中无钱,家里无米,唯有以泪洗面,告慰父亲和弟弟。

也是这个春天,叔父上树捋榆叶,不幸遇难!这对我们整个家庭是一个重大灾祸,二婶子才廿三岁,还撇下一个叔弟和叔妹,都才一两岁,爷爷奶奶父亲母亲都觉着是个大难题,除父亲之外,尤其是母亲觉着自己肩上的担子千斤重,祖父母年迈,兄弟姐妹六个孩子,我最大才七岁,父亲有能力有本事,是农民当中的全才,就算是一条龙,如没有一位任劳任怨、顾全大局的贤内助,也很难玩得转。母亲常常天不明就早早起床,磨完粉浆,接着下地干一段时间的活,再赶回家做十一口人的饭,造生又造熟,还得接着撇浆起面子,做粉条等等,一次弯腰剜地缸底面子,饥睏累交加,眼一花,一头栽进浆水缸里,幸亏父亲在场,极速拉出,从口中控出浆水,才得以保全生命。此事也感动了在屋中哭泣的二婶子,出来护理母亲。之后,街上来了算卦的,算卦的老先生给叔弟算,算长大成人能当县级大官,二婶子很高兴,又能经三个姑母多次劝慰,才算慢慢稳住二婶的心,为了两个孩子,决定不走了。后来也真的应验了。不管怎么说,为了孩子守寡五十七年,令人实在钦佩,母亲您也心安了。

(二)

始终挂在您心上的我,快满一岁了,还未定准名字,也让街上牵骆驼摇铃的长胡了老先生,算算,给孩子起个名字,一算也知以上三个孩子病殇未成,相看了我好一阵子道:“好,有了,乳名就叫‘留站’吧,留着,站着不走了,长命百岁!”父亲,特别是母亲,您特别高兴,还热情款待了先生。后来实践证明,老先生的预测完全应验了,我现在已八十高龄,年龄上在群众中间,是一个存有惊疑和争议的人物。敬爱的母亲,您如九泉有知,一定会高兴的。

(三)

值得提出的是我1958年至1961年在广北农校上学时,一天,接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一件定做的蓝布褂子,心想正值国家十分艰难困苦的时期,饿病饿伤饿死人的现象时有发生,山东这年每人发壹尺陆寸布票,学校领导要学生体谅国家困难,要勤俭节约,提倡“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再穿三年。”当时我和部分同学一样正身患营养性水肿病,全省其他地方只粮食定量不够吃,学校粮食开水双定量……。

之后,寒假回家得知,是母亲把珍藏多年的青铜脸盆和老广锡锡灯卖掉,在集市上买了布票,凭布票买了布,又求人剪裁机缝成衣,邮寄给我的。母子俩会面悲喜交集,泪流满面,我哭着埋怨母亲,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卖掉当年姥姥陪嫁给您的珍贵物品,“三文不值两文”地给卖掉……。

您老人家说:“铜盆、锡灯算什么?它不会说话,不能保暖,给我宝贝儿子买件衣服,我觉得值,心安理得。”我跪在母亲面前,母子又泪流哭泣,我哭着说:“母亲,看您饿得皮包骨头,做儿子怎忍心啊……。”

(四)

我的好母亲,您进了吴家的门,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您饱尝了辛酸苦辣,过度的劳累,可以说血汗气泪流成了河,这样讲也不为过。母亲,我清楚的知道您的心中只有别人,唯独没有自己,您常讲的一句话是:“宁让一人担,不让二人含。”几十年来,一桩桩,一件件的不幸事件,终于拖垮了您的身体,一次次的重感,身患严重的气管炎,发展成肺气肿,又发展为肺心病。咳嗽连声,夜难入眠,晚年又摔倒,造成腿骨折,我那受苦受难、受罪的母亲啊!儿子虽经千方百计求人治疗,中医西医,洋方土方,曲阜市医院妇产科多次求助,用人的胎盘加工包成水饺,下班连夜送至母亲面前,因公出差跑至万里之外的新疆,高价买来治肺心病的中成药“六八一”寄回曲阜大庙村,也未能挽回您那宝贵的生命,苦命的母亲啊!

(五)

1974年5月,噩耗降临,使您的宝贝儿子悲痛欲绝中,永远失去依靠。我的好母亲啊……。

母亲:可以告知您的是您儿子我,虽历经多次磨难、坎坷,现已退休,安享晚年。您的女儿也都儿孙满堂,过得很好。特别是我跟前您的两孙子,一个孙女,也都成才,成家立业,有住房,有工作。特别是您的重孙子,哈尔滨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国家已选派出国留学,学习国家急需的新技术,也让我们家光了宗,耀了祖,您得知后,一定会很高兴的!母亲,您心的安睡吧。

下一篇:悼汪国真
上一篇:纪念抗战七十周年
 
山东省曲阜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
版权所有:曲阜市情网管理中心 地址:山东省曲阜市春秋路1号 鲁ICP备15031170号
Copyright qfsq.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