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1100行长诗写孔子 四川诗人获天铎奖(图)
作者: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来源:网易 时间:2015-12-25    发布于:2015-12-25 11:26:47    文字:【】【】【
1100行长诗写孔子
向以鲜

  成都商报记者 陈谋

  在心中酝酿近三十年,四川诗人向以鲜写成了12000余字的长诗《我的孔子》,在得知获得天铎奖后他表示:这是我今年收到最贵重的礼物。

  第三届天铎诗歌奖(简称天铎奖)昨日正式公布结果,四川诗人、四川大学国际儒学研究员向以鲜凭借1100多行长诗《我的孔子》以最高票数获得第一名。而紧随其后的是诗人孙谦和道辉。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这次奖项的总奖金超过百万人民币。评委会给向以鲜长诗《我的孔子》的评语是:“语言简单节制,但言近而旨远,质朴中深蕴沉思。作者采集关于孔子的经典片段,以重组结构重写,以现代文本叠加古典层次,这不是对孔子生平的客观记述,而是一幅他的精神肖像。”

  昨晚,向以鲜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专访时说,创作《我的孔子》是30年前的想法,今年才得以完成,而它有幸能够得奖,这应该是诗歌的胜利。向以鲜透露,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期就将出版发行《我的孔子》。

  长诗《我的孔子》获奖

  向以鲜:这是诗歌和文本的胜利

  天铎奖是中国唯一一个长诗奖,也是中国唯一一个汉语史诗奖项。昨日得知千行长诗《我的孔子》获奖,向以鲜很开心,他说:“《我的孔子》能够获得天铎奖,能够得到评委的认可,这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天铎就是天上铃铛的声音,我仿佛聆听到了天上的铃铛声,很开心,为诗歌而开心!”向以鲜说:“今年我52岁,这是今年我收到最贵重的礼物,这是诗歌和文本的胜利,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胜利,是圣人的光辉带给我们的一种意外的喜悦。”

  向以鲜说,自己大学时代就想写这首诗。近30年来一直在想这件事,孔子对他的影响太大了,一直想写“我的孔子”,也算是对少年时代误读孔子的重新解构。而正式动笔是从2014年的冬天开始的,写到2015年的春天完成,后来正式在《中国作家》第六期全文发表。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天铎奖的官方网站看到,今年奖金、奖品均已公布,本届天铎奖奖品奖金价值超过百万元人民币,但至于奖金如何分配,并没有具体说明。

  《我的孔子》全诗分35节,共1100余行,12000余字,是我国诗歌史上少见的描写孔子的长诗。向以鲜说,这首诗写作过程非常顺利,这种感觉特别美妙。

  普通读者会认为短诗流行易读,向以鲜为何要写长诗?他说:“短诗是诗人的通行证,长诗是诗人的身份证。一些诗人只写短诗,会觉得缺乏凝重感,比如李白如果只有《静夜思》不可能成为优秀的诗人,他也有《蜀道难》。”

  评委点评《我的孔子》

  将孔子近乎完整地呈现在纸面上

  天铎奖本届评委会有15人,经过84天4轮评审投票产生大奖。四川诗人向以鲜的长诗《我的孔子》为何能获得天铎奖第一名?昨日,成都商报记者也采访了大奖评委代表。

  《存在》诗刊主编陶春认为,向以鲜长诗《我的孔子》以独异、敏锐之“思”的美学眼光考量,通过对历史细节的大量还原,将儒家一代宗师的灵、肉形象在纸面上近乎完整、鲜活地呈现出来。

  著名诗人杨炼则表示:“向以鲜的《我的孔子》,语言简单节制,但言近而旨远,质朴中深蕴沉思。作者采集关于孔子的经典片段,以重组结构重写,以现代文本叠加古典层次,从而凸显出标题上‘我的’一词的重构含义。这不是对孔子生平的客观记述,而是一幅他的精神肖像。”

  著名评论家霍俊明告诉记者:“《我的孔子》这首长诗最大的难度就是来自于对经典历史人物在精神意义上的再造。这需要诗人的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和求真意志,反之很容易被人物和历史所稀释、消解。在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方面这首诗整体上是有效的。”(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本文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 责任编辑:黄欢
下一篇:西汉海昏侯墓出土孔子屏风引发考古界热议
上一篇:围绕儒家文化打造文化产业集群
 
山东省曲阜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
版权所有:曲阜市情网管理中心 地址:山东省曲阜市春秋路1号 鲁ICP备15031170号
Copyright qfsq.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