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李玮玮:透视镜下的冰虹作品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7-03-24 16:41:15    文字:【】【】【

——赏析冰虹笔下的艺术世界

李玮玮

摘要:诗人冰虹笔下有一个神秘的艺术世界,浓郁的女性色彩,对情爱关系的上下求索,“柏拉图之恋”背后的女性意识,美的幻灭重生与死亡的关系,都是我们在探讨这个世界时应该注意到的重要因素。

关键词:女性色彩,情爱模式,女性意识,死亡意识

如玫瑰公主居住的城堡,诗人冰虹笔下也有一个神秘的艺术世界。浓郁的女性色彩,“才子佳人”式的情爱模式,“柏拉图之恋”背后的女性意识,美的幻灭重生与死亡的关系,都是我们在探讨这个艺术世界时应该注意到的重要因素。

 

一、女性化的外显和内化

在我国现当代文学发展史上,女性主义文学在诗歌领域的表现,主要为兴盛于20世纪80年代的“性别经验的书写”,与第三代诗的共同点都是对现存话语霸权的解构,以反抗男性中心主义为核心。伊蕾、翟永明是为其中的健将。

这里我论述是著名诗人冰虹作品中的女性意识。这需要从以下两个方面来论述。

外显方面,体现在诗人的艺术表现上。 冰虹的作品是很女人的。看她的诗的用词:“将溶未溶”“微红”“柔风”“素肩”“小兽般绒暖的轻柔”“水之湄优美的旋律”“银色的花盏”是温柔女士的用语。她的诗作中少有狂风骤雨式的惊涛骇浪和黑云压顶,多得是安静祥和。“心和身装满了清醇/隔着疏朗花影/与一弯上弦月对酌/我的朋友/你要不要来/和虹一起?花为朋,月为友,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而看到她的小说,则会发现她女性特有的感性来传情达意,最突出的特征是景与情的互为映衬。当主人公沉醉于美好的爱情时:“它泛着涟漪的水面很像一双闺秀的眼睛······它的声音是银色,每当我和蓝消拥抱接吻时,河水便会动荡不止”;而当爱情陨灭时:“天空大地在倾斜,鲜花的情思枯萎了,残阳如血!忧郁的黄昏的叹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更深一层的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在冰虹作品中淋漓尽致的体现:不仅心随景动,景亦因人而动情。被人化了的景物加上插入其中的诗歌吟唱,表现离合,映照悲欢,构造了一个充满感官色彩的诗化世界。

作为一位女性诗人,冰虹表现出来的是纯女性化的一面。她的诗歌似乎并不处于在女性主义文学思潮的之中,她的柔美和“无侵略性”使得她在著名女性诗人群体中显得格外与众不同。结合内外因素进行全面分析,外因,即从时代背景来看,冰虹作为新世纪崛起的著名诗人,不同于八九十年代崛起的女诗人写作的“群体化”特点,不可避免地拥有新世纪写作者“民间化、个体化”的写作特征,有着一份率性洒脱的自我性。内因,从诗人的创作来看会发现,诗人一方面有低吟浅唱般的淡淡忧伤,另一方面又拥有着一双“发现爱与美的眼睛”。前者象征这诗人被古城的清幽宁静熏陶出的独特审美(“我喜欢我居住的这个清淡古老而又神秘的小城,喜欢它玄妙无比、无法言传的氛围”),是古城对诗人个人潜意识赠与的美的礼物;而后者,或许是家庭氛围熏陶的结果。类比“天之骄女”冰心:“冰心虽出生于一个亲子对立的时代,但自身体验的亲子关系却异常和谐亲密。”(《浮出历史地表》)“”推测冰虹亦应出自温馨又不乏书香诗香的家庭,非如此不可造就一双发现“诗意和美好、忧伤和善良的眼睛”。

内化方面,为冰虹作品中的女性意识。而这种女性意识,通过男女情爱关系的探讨中体现出来的。请注意,冰虹不仅仅是一位行吟的女诗人,她还是一位优秀的小说家,在她的诗化小说中时时折射出情爱哲学的光辉。“可是,男人为什么不从一而终?谁能明白其中的道理,请告诉我!”《被渡的九重彩,以及光》。作者不仅向往心灵相通的精神之恋,还对男女情爱忠诚的不对等进行了思索,从中折射出了强烈的追求平等、与传统女性逆来顺受态度决裂的女性意识。不同于翟永明们的决绝和唐亚平的率直,冰虹女性意识的表达是含蓄,委婉的,但这不代表她没有坚持、没有思考。在《失味的咖啡》中,冰虹塑造嫩旦这样一个虽保守但勇敢拒嫁夺走自己贞洁的男子的女性形象。这反映出了作者理智又不乏大胆的女性观:洁身自好非常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女子要始终做自己的主人,坚定明智的选择真正该嫁的人而不是做贞操观的奴隶。这对于观念传统的作者来说,是一个很有勇气的突破,也是对女性主义写作中滥觞的“性自由”观的有力纠正。女子要想拥有“女子的尊严”,必然先有“人的尊严”,不滥性,不媚俗,纵使不慎“失节”,也绝不因此去依附男人为人掌控,这,才是作为女子真正不卑不亢的女性意识!

二、冰虹笔下的情爱模式

1、海的意象——“理想男性”。在《海的牧歌》中,海在这里是一个恋人的意象。(“我可以是一条人鱼吧,怎能拒绝蓝海的诱引?《梦之》。“我已在你的水中了/急不可耐地漫上来/抓紧虹/把她拎出孤痛的荒原和天空的暗冷”《八月的太平洋》)《海的牧歌》与其说是一本诗集,更不如说是与小说集共生的爱的呓语。虹对海的依恋,海对虹的包容,在冰虹另一本诗集《夏水九叠》中体现地更为淋漓尽致。冰虹小说沿袭了古典小说的夹叙诗词模式,加入了大量爱的咏叹调。冰虹诗歌对海的偏爱,在冰虹的小说《虹园》中终于找到了答案:“我为什么会爱上他?是因为他像那浩渺的大海,有着太多太多的未知。在他的面前我的想象力是贫乏的,正因为对于未知的好奇和奇妙性的崇拜和敬畏,挑逗起我孜孜不倦的爱。”《虹园》。海之深蓝,显现的是象征男性的深沉、渊博、成熟、怜惜和包容,这是冰虹作品中的理想男性形象。

2、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爱是冰虹作品的重要主题。冰虹作品做了许多对情爱关系的探索,总起来说,对真爱的极度渴望和赞美,对爱情出路的苦苦探索,以死殉美的哀婉是冰虹爱情故事的三大特征。而作者的唯爱至上和唯美主义倾向,则是“水面之下”的深层动机。

弗洛伊德理论认为,梦是潜意识中的未能实现的渴望。冰虹小说对梦境的描述最令人称道的当属《小狐狸的星辰》。其中小狐狸的真爱之梦就来源于对现实爱情的不满中:“他们是一对相互摧残,互相折磨的夫妻,他们每日唱着歌在痛苦中踟蹰,他们的心充满了愁苦。”爱在现实中陷入困境,于是寄寓于梦境,梦中情人是一只大狐狸。他们彼此唱和,相爱,并有了爱的结晶滴滴。这是理想爱情的化身,更是在现实中找不到出路的一种理想幻象。这种绝望和幻想都来源于对真诚和真爱的破灭引发出的怀疑论。鼓鼓对“唾手可得的东西都是不被珍视的”完全颠覆了小狐狸对真诚付出的真爱幻想,小狐狸的抑郁而死代表真爱理念的破灭。虽然附身美人芭,但已死的心实质失去了对鼓鼓的爱,因此对鼓鼓魂魄附身的丈夫只有厌恶。这不仅表明了完美真爱理想被辜负后悲愤,还体现了作者以此生发出的怀疑主义思想:是否爱情只存在于得不到的追逐中呢?小狐狸只有在梦境,才能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可以自由自在的与情人相爱,更重要的是:梦境中大小狐狸是一种情诗唱和、彼此爱慕的健康爱情关系,他们向对方滔滔不绝地倾吐对对方的依恋之情而不用担心自己是‘唾手可得’‘不被珍视’的。作者在文中用了大量热烈优美的诗句来描绘来赞美这梦中的欢愉感受,可见,这是真正两情相悦的安全感给人带来的无限喜悦!文章最后:“梦境伴随了芭的一生。”而且小狐狸发出了这样的呼唤:“就是爬,它也要爬到真爱那里!”但愿长醉不愿醒,这样的呼唤,除了表达了追求真爱至死不渝的执着勇敢之外,还还暗含了现实中理想的真爱其实极难实现的严酷现实,也正因此才显得真爱和信任,是多么弥足珍贵,而对追求真爱不惜跋山涉水的感动,多么令人潸然泪下!


下一篇:朱瑜:如梦的月夜
上一篇:李海鹏:相遇冰虹,在最美的华年
 
山东省曲阜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
版权所有:曲阜市情网管理中心 地址:山东省曲阜市春秋路1号 鲁ICP备15031170号
Copyright qfsq.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