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时间:
太学名儒列传(张京华 辑录)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5-03-07 11:30:24    文字:【】【】【
  说明:予既僻居洛下,日与经籍为侣。洛下旧有汉太学遗址在焉,人乃有欲为太学广场者,立十柱,谋有以镌刻之,嘱其事于予。乃辑录太学名儒列传,凡二十篇。首贾谊,以其上接孔孟荀之道,终韩愈,以其下启二程之学。服虔为传《左氏春秋》者,虽其事少,亦备焉。王通居家教授,然其意近诸子,故舍焉。所备人物,予敢辑刘向歆父子,而不敢言孔安国,中心颇以为憾,通明之君子其有以救予乎!
  圣门后学 张京华
  2002年春识于洛下
  汉初儒生贾谊
  贾谊(前200―前168),雒阳人。年十八,以能诵诗属书闻于郡中。吴公为河南守,闻其秀才,召置门下,甚幸爱。孝文皇帝初立,闻吴公治平为天下第一,故与李斯同邑而常学事焉,乃征为廷尉。廷尉乃言贾生年少,颇通诸子百家之书,文帝召以为博士。是时谊年二十余,最为少,故时称贾生。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孝文帝说之,超迁,一岁中至太中大夫。贾生以为汉兴至孝文二十余年,天下和洽,当改正朔,易服色,法制度,定官名,兴礼乐,乃悉草具其事仪法。孝文帝初即位,谦让未遑也,然诸律令所更定,及列侯悉就国,其说皆自贾生发之。绛﹑灌之属嫉害之,乃以贾生为长沙王太傅。贾生既辞往行,闻长沙卑湿,自以寿不得长,又以適去,意不自得。及渡湘水,为赋以吊屈原,又为《鵩鸟赋》。后拜梁怀王太傅,梁怀王,文帝之少子,文帝爱之,好书,故令贾生傅之。居数年,怀王堕马而死,贾生自伤为傅无状,哭泣岁余,亦死,时年三十三。汉兴,北平侯张苍及梁大傅贾谊、京兆尹张敞、太中大夫刘公子皆修《春秋左氏传》,谊为《左氏传》训故,授赵人贯公,贯公为河间献王博士,传于后。
  西汉名臣公孙弘
  公孙弘(前200-前121),字季,菑川薛县人。少时为薛狱吏,有罪免,家贫,牧豕海上,养后母,孝谨。年四十余,乃学《春秋》杂说。建元元年,武帝初即位,招贤良文学之士。是时弘年六十,征以贤良为博士。使匈奴,不合上意,免归。元光五年,有诏征文学,菑川国复推上公孙弘。至太常对策,儒士百余人,弘第居下。策奏,天子擢弘对为第一。召入见,状貌甚丽,拜为博士。弘为人恢奇多闻,以为人主病不广大,人臣病不俭节。每朝会议,开陈其端,令人主自择,不肯面折庭争。于是天子察其行敦厚,辩论有余,习文法吏事,而又缘饰以儒术,大说之,二岁中至左内史。元朔三年为御史大夫,五年为丞相,封平津侯。弘为人外宽内深,食一肉脱粟之饭,而故人宾客仰衣食,俸禄皆给之,家无所余,士以此贤之。元狩二年,以病终。自公孙弘以治《春秋》为丞相,封侯,天下学士靡然向风。弘为学官,悼儒道之郁滞,乃请为博士官置弟子,能通一艺以上得补缺至郎中,自此以来公卿大夫士吏彬彬多文学之士。
  西汉大儒董仲舒
  董仲舒(前197-前104),广川人。少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授业,或莫见其面。三年不窥园,进退容止,非礼不行,学士皆师尊之。武帝即位,举贤良文学之士前后百数,仲舒以贤良对策,推明孔氏,抑黜百家,以为《春秋》大一统,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自武帝初立,魏其、武安侯为相而崇儒。及仲舒对策,立学校之官,州郡举茂材孝廉,皆自仲舒发之。为江都相,以《春秋》灾异之变推阴阳所以错行,求雨止雨,未尝不得所欲。后废为中大夫,以推说灾变下吏,当死,诏赦之,遂不敢复言灾异。时方外攘四夷,公孙弘以《春秋》位至公卿,举仲舒为胶西相。凡相两国,辄事骄王,廉直正身以率下,数上疏谏争,教令国中,所居而治。及去位归居,终不问家产业。以修学著书为事,著《春秋繁露》十余万言。年老,以寿终于家,子孙皆以学至大官。
  西汉大儒刘向
  刘向(前79-前8),字子政,本名更生。楚元王交四世孙。年十二,以父德任为辇郎。既冠,以行修饬擢为谏大夫。是时宣帝循武帝故事,招选名儒俊材置左右,向以通达能属文辞,献赋颂凡数十篇。元帝初即位,与太傅萧望之、少傅周堪、侍中金敞四人同心辅政,因欲罢退外戚及宦官石显等,下狱免官,遂废十余年。乃著《疾谗》、《擿要》、《救危》及《世颂》,凡八篇,依兴古事,悼己及同类。成帝即位,显等伏辜,向乃复进用为光禄大夫。上方精于《诗》《书》,观古文,诏向领校中《五经》秘书,著《别录》。时帝元舅阳平侯王凤为大将军秉政,倚太后专国权,向乃集合上古以来符瑞灾异之记,著《洪范五行传论》凡十一篇。帝起昌陵,制度泰奢,向上疏谏,上甚感其言而不能从。向睹俗弥奢淫,逾礼制,故采《诗》《书》所载贤妃贞妇,兴国显家及孽嬖乱亡者,序次为《列女传》,凡八篇。复采传记行事,著《新序》、《说苑》凡五十篇。数上疏言得失,陈法戒。上虽不能尽用,然内嘉其言,常嗟叹之。时上无继嗣,政由王氏出,而渐危刘氏。向遂上封事极谏。书奏,天子召见,叹息悲伤其意,以向为中垒校尉。向为人简易无威仪,廉靖乐道,不交接世俗,专积思于经术。昼诵书传,夜观星宿,或不寐达旦。自以见信于上,故常显讼宗室,讥刺王氏及在位大臣,其言多痛切,发于至诚。上数欲用之,终为居位者所持,居列大夫官前后三十余年而不迁。年七十二卒,卒后十三岁而王氏代汉。
  西汉大儒刘歆
  刘歆(?-23),字子骏。本名秀,字颖叔。刘向少子。少以通《诗》《书》,能属文,待诏宦者署,为黄门郎。河平中,受诏与父向领校秘书,讲六艺传记,诸子诗赋数术方技无所不究。歆亦湛靖有谋,父子俱好古,博见强志,过绝于人。哀帝初即位,大司马王莽举歆宗室有材行,为奉车光禄大夫,贵幸。复领《五经》,卒父前业。歆乃集六艺群书,别为《七略》。歆及向始皆治《易》,宣帝时,诏向受《谷梁春秋》,十余年,大明习。及歆校秘书,见古文《春秋左氏传》,大好之。时丞相史尹咸以能治《左氏》,与歆共校经传。歆略从咸及丞相翟方进受,质问大义。初,《左氏传》多古字古言,学者传训故而已,及歆治《左氏》,引传文以解经,转相发明,由是章句义理备焉。歆以为左丘明好恶与圣人同,亲见夫子,而公羊、谷梁在七十子后,传闻之与亲见之,其详略不同。歆数以难向,向不能非,然犹自持其《谷梁》义。及歆亲近,欲立《左氏春秋》及《毛诗》、《逸礼》、《古文尚书》皆列于学官。哀帝令歆与《五经》博士讲论其义,诸博士或不肯置对,歆因移书太常博士责让之。王莽篡位,歆为国师。后天下兵起,歆与前将军王涉、大司马董忠谋叛莽,事泄自杀。
  东汉经师贾逵
  贾逵(30-101),字景伯,扶风平陵人。父徽,从刘歆受《左氏春秋》,兼习《国语》、《周官》,又受《古文尚书》于涂恽,学《毛诗》于谢曼卿,作《左氏条例》二十一篇。逵悉传父业,弱冠能诵《左氏传》及《五经》本文,以《大夏侯尚书》教授,虽为古学,兼通五家《谷梁》之说。尤明《左氏传》、《国语》,为之解诂五十一篇。明帝永平中,拜为郎,与班固并校秘书,应对左右。章帝立,降意儒术,特好《古文尚书》、《左氏传》。建初元年,诏逵入讲北宫白虎观、南宫云台。帝善逵说,使发《左氏传》大义长于二传者三十七事,帝嘉之。又诏令撰《欧阳》、《大小夏侯尚书古文》同异,集为三卷。复令撰《齐》、《鲁》、《韩诗》与《毛氏》异同,并作《周官解故》。建初八年,乃诏诸儒各选高才受《左氏》、《谷梁春秋》、《古文尚书》、《毛诗》,由是四经遂行于世。逵所选弟子及门生皆拜为千乘王国郎,朝夕受业黄门署,学者皆欣欣羡慕焉。逵自为儿童,常在太学,故不通人间事。身长八尺二寸,诸儒为之语曰:“问事不休贾长头。”然性恺悌,多智思,俶傥有大节。和帝即位,以逵为左中郎将,拜侍中,领骑都尉。内备帷幄,兼领秘书近署,甚见信用。永元十三年卒,时年七十二。所著经传义诂及论难凡百余万言,又作诗、颂、诔、书、连珠、酒令凡九篇,学者宗之,后世称为通儒。
下一篇:周敦颐集
上一篇:经典常谈(朱自清)
 
山东省曲阜市史志办公室 主办
版权所有:曲阜市情网管理中心 地址:山东省曲阜市春秋路1号 鲁ICP备15031170号
Copyright qfsq.com All Rights Reserved.